青子矜Oe

你好啊

随笔



  我的星球带着我在宇宙之中进行着一场奇妙的旅行,它告诉我,它只是行星。

  宇宙之中有好多好多的事物——譬如恒星,和我一样的行星,以及其他没有名字的星云,和没被发现的生命。

  行星带着我四处游荡。

  常年身处于没有光的黑暗之中,与黑夜融为一体,冰冷的气温,零度之下几百几千的摄氏度,没有一丝的温度。感觉不到温暖,感受不到光明。

  某一天,我似乎接收到一丝来自数光年的光亮。那是光,是带着温度的光。我的行星出现了微弱的光芒,它在反射,反射那颗星球散发出来的光。

  我开始了探寻,探寻到那颗星球,终于在某一天发现了它,美丽的星球——他叫恒星。我的公转方向与他一样,我被他紧紧的吸引住,紧贴着,热切的,满怀热爱的跟着他的步伐。仿佛与他在这无垠的天地间共舞,保持着绝赞的距离,跳着优雅的舞步,如此协调。

  我深深地陶醉于他散发出的光芒。

  哪怕那不是给我的光,或许他只是无意而为,但那看起无意的举动却改变了我平淡无奇的人生,我反射他的光芒。

  或许我不属于他,但他属于我,我的专属。

  终于,我也拥有了自己的光,以及他给我的温暖。世界明亮起来,我围绕着他,凝望着他。

  别人发现我。

  别人提及我。

  “这是那颗恒星的行星。”

  “行星围绕着恒星漫步,它折射着恒星的光芒。”


随笔

  如果可以,我想在宇宙之中漫步。

  脱离了地球重力的约束,在宇宙中俯视着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,云层缓慢的漂浮,像是伸出手就可以将它拥入怀中,用真挚的感情去亲吻它。

  吹一口气,我会因为看似没有但存在的微薄的重力而漂浮,就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。我来到月球,捧起它的尘土,抚摸它凹凸不平的表面。轻轻跃起,在八大行星之中随意的访问。我亲切热情的拥抱他们,通过特殊的装置感受他们的磁声波,那是行星们特有的嗓音,独一无二。我独自来到水星,木星,火星,土星,金星,天王星和海王星。体会到了不同的温度与风速,那里有无尽的黑暗,无尽的死寂,亦或是震耳欲聋的噪音。我会被它高速的自转弄得头晕目眩,也会因为它的高温和低温失去平衡。

  行星们身处宇宙,感受百万年的,无法想象的孤独。

  或许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住在一颗行星上面。

  我们种下茂盛的花朵,我们带着自己独一无二的星星,穿梭于宇宙之中,给它取个优雅的名字。我们可以互相的吸引——于是,我此生只会围绕着你而转动。于是,我传达给你的光芒是来自十年之前的我,当你发觉的时候,又过去了十年的光阴。于是,你可以制造出“旅行者X号”,在上面承载对于未知的希望,让它去远方旅行。

  我们看着花儿绽放,我们吟唱着欢乐的歌曲。

  终于,在那个瞬间,宇宙死寂顿然消失,它们变得热闹沸腾起来,我们吞噬消耗掉它的死寂,从手中流露出滚烫的热情。


自设爽图

自设
我好累(

星辰和威利森

  到底是什么让星辰与威利森相遇呢?
  是隐藏在世间之中的引力,即便相隔数不清的光年,他们两个人都在以着稳定的速度相遇,相识,相知。
  星辰本是被遗弃的神明,她管理着繁星与生命。来到某一颗不知名的星球,指尖划过的夜空,银河就这么出现在天空之中。宇宙之中的繁星爱戴她,落在她的发丝和手脚之上,生命出现在她的手心——她为一颗星星赋予了生命,让它去获得自由。
  因为这个能力,星辰被同类遗弃在时间的银河之中,逐渐失去了原本的记忆,在这样漫长的时间之中,她正在向一个人前行。
  威利森17岁那年,成为了身世成迷的天才魔法师,他的父亲去世已经一年,没有母亲。有流言说他的母亲是落败的精灵族,但散播谣言的人被威利森处死了,于是没有人敢议论他的身世,威利森也没有为任何人效劳,他通过一个无人知晓的咒语知道了星辰的存在。当他释放了咒语,星辰从光芒之中慢慢地走出,睁开微弱的双眼,纯白的睫毛在阳光之下微微地颤抖,白色的瞳孔倒影出威利森的身影,瞬间时间悄然暂停。
  “命运已经定好了这一切,”星辰伸出手,威利森的一缕发丝落进她的手心,围绕着星星旋转,变成一颗泛着蓝色光芒的星球,眼睛大量了一下他,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,“威利森,对吧。”
  “星辰……”威利森的双唇微微颤抖,自然而然的念出了她的名字,绿色的双眸被折射出星辰的笑意,威利森的心跳似乎掉了一拍,有一种奇妙的感情正在大脑之中生根发芽,成长。星辰牵起威利森的手,将星球送到他的面前。
  “从此,这颗星球承担着你的生命。它遭遇到什么样子的伤害——不过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,以我的性命担保。”
  随后,星辰的手在天空中停顿,天空之中打开了一道奇异的门,涌进来许许多多将星辰遗弃的神明。她的手指向门中,脸上的笑意顿然消失,神色黯然,双眸微垂。
  “接下来是惩罚时间——威利森,如果可以,请帮我一把。”
  “遵命。”

  神明全都化为乌有,被剥夺的能力全都赋予在星辰的身上。
  “天才魔法师与神明,似乎是一对儿很不错的搭档呢?”星辰恢复了刚才的笑意,在空中漂浮着。
  “为什么会选择我,星辰?”威利森在地上,望着她一脸疑惑。“我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人,而且……”
  星辰在他的头顶打了一个响指,繁星碎落在他的身上。
  “你相信,我们是通过引力相见吗?或者说,这可能就是一见钟情吧。”
  “连魔法都解释不通的相遇。”